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Quote

世界各地的馬拉松比賽,宛若生命的驛站,引領著愛馬人用自己的雙腳一步一步地追尋與體驗,用雙腳跑遍整個地球,用真心擁抱整個世界。 (ahdar)

馬拉松賽跑對精神上的考驗更甚於對體力上的考驗。跑馬拉松時,你會認為自己快要發瘋了,跑過十五英哩後,你會感受到腦海中似乎有兩個聲音在爭論不休,一個聲音說:「你太蠢了,別跑了,坐下來喝一杯清涼的啤酒吧」另一個聲音反駁道:「繼續跑下去,不要停止,你能夠創造新的個人紀錄,聽一聽人們的加油聲吧」迄今為止,始終是第二個聲音佔了上風。(菲利普.雷斯)

我很難解釋跑步時在想什麼,但是當你的身體與體能已達到負荷極限時,你反而會進入另一種境界,會讓你的頭腦更清明。(Yiannis Korous 超級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人)

人生就像跑步一樣,要每天不斷地練習。如果你要比別人跑得快,那就必須加倍的努力。如果別人跑在你前面,你就要尊敬他,因為他比你努力。(台塑董事長王永慶)

在跑步時辰裡,隨時都給自己打氣,很肯定也很有自信的一件事。未來二、三十年,我還會站在起跑點等待倒數的秒數,等待信號槍響邁出每次的第一步。(永和慢跑蕭萬呈會長)

如果你對自己要求不夠完美,你怎麼要求別人?怎麼要求企業?你連吃都不能控制,那你還能控制什麼呢?(裕隆集團執行長嚴凱泰─1年3個月的時間從92公斤減到77公斤)

不要怕輸在起跑點上,因為人生有如長跑---贏別人一個膝蓋又如何?後面的路還很長!重要的是要做充分的準備,且下定決心,把不充分的才智發揮到極致。(台北市長馬英九)

馬拉松豐富了跑步的內涵, 提高了跑步的層次和意義, 所以馬拉松應該不是生活的目的, 而是引導跑步與生活更緊密結合的助融劑, 因為要挑戰馬拉松,勢必要勤練跑步,要跑步則要規劃生活內容,堅持健康的生活過程,如此,生活不會失焦,不會迷失,才能提高生命的質(健康)與量(長壽)。(台灣準百馬開朝元老黃政德)

馬拉松的魅力,就在於每一次雖然都是一樣的42.195公里,但是每一次的42.195公里都會帶給跑者完全不同於以往的經驗。馬拉松是人生當中一段漫長的征途,馬拉松是人生當中一遭無止盡的、充滿著酸苦與痛楚的旅程,馬拉松更是每個跑者在人生的光影裡完完全全享有的一段寂寞而又甜美的記憶。(台灣馬拉松文豪─杏仁小丸子,摘自基隆安樂網站)

練跑的時候如果裝了錢在身上,稍微累了些或遭遇小麻煩,可能就會因此而偷懶;不帶錢就沒有花招可耍,無法坐車,縱然真的跑不動,用雙腳走也得走回去。(台灣前馬拉松紀錄保持人─陳長明,每天練跑五十公里身上從不帶錢。)

人的願望是沒有休止的,每次比賽我的願望就是跑得比上一次更快,快到不能再快為止;國二那年,在田徑場上認識了梁燕琳、張永政、邱騰雙,私底下我們都是很要好的朋友,但在跑道上就不是了,他們都是我的競爭對手,對手!(台灣中長跑名將─官原順)

成功要由自己去思考、去定義,人生才會有快樂與成就感,不要被社會的價值,不管是主流還是非主流,成為限定你的框框(前中鋼董事長王鍾渝,三十年的中鋼歲月,將中鋼打造為全球最賺錢的鋼鐵公司)

42.195公里跟地球半徑比起來是多麼渺小的距離,3小時30分跟70年的歲月年華又是多麼得微不足道,真正叫人刻骨銘心的,不過是那幾面完跑獎牌、那幾張成績證明、那幾本紀錄相簿,以及那些零零碎碎、雙腳走遍大江南北、穿越春夏秋冬,最真實又最甜蜜的回憶罷了。也許是因為這樣,被敬為老人的人在跑,被譏為小孩的人也在跑,而慣於尋求刺激的年輕人更是不跑則已,一跑便欲罷不能,就像我一樣...(永和慢跑生力軍Mark)

人生的歷程中,在追求自我潛力的突破時,不必在意最後的得分,只求在過程中把握住每一刻的機會;就像哥德說過的一句話:「無論何事,只要你能,或夢想你能,就放手做吧!魯莽之中,自有天賦與不可思議的魔力。」(北大長跑韋海浪─桃園榮總精神科主任醫師)

跑者的幸福,在於能跑而不在於快,在長跑而不在於短跑,在能實際參賽而不是脫離,想想跑步的感覺真是能令人有無盡的遐思。(鄭建棋─基隆安樂長跑隊TOP RUNNER) 

大地的律動─昨夜,雨聲,伴我進入夢鄉  今晨,雨後清新,穿起跑鞋,奔向山林 與朝陽晨曦,一起穿出淒冷夜幕  與山嵐晨霧,一同徜徉青山綠水 宇宙萬物,自然運行  願跑馬的喘息,成為天籟的和弦  願跑馬的腳步,成為大地的律動 跑馬的心靈,陪我走過數十寒暑,生生不息(王乃賢,基隆安樂長跑隊)

「看超級馬拉松是很危險的事,一看就會上癮,無法自拔」有人問berces會不會中途退出,她只回答三個字「DYING BEFORE QUIT」(Edit berces,100K-200K-100miles-24H計時跑等四項超馬世紀錄保持人)

熱愛生命的長跑鬥士陳前,民國八十年時迷上爬山,曾在玉山排雲山莊遇到國內以「倒退跑」聞名的薛慶光,薛看他體力好,還邀他一起「倒著跑」。陳前笑說:「我的名字中有個"前"字,不能倒退跑!」因此婉拒。(陳前,完走百岳、三度完成東吳二十四小時超級馬拉松、已捐血230次以上)

2003東吳大學二十四小時超級馬拉松賽後,記者問選手明年是否會繼續參賽,陳俊彥笑著說:「現在這個時候問我,我一定回答,不會再來啦。」( 陳俊彥,男子一百公里 7H39'16" 及二十四小時 244.835K 超級馬拉松全國紀錄保持人)

雖然很痛苦,不過痛苦很快就會過去!感到痛苦的人,不只是你而已,大家都很痛苦,但是要跟自己作戰,勇敢跑下去!所謂的馬拉松大賽,是一種擁有同樣目標的人,彼此在一起切磋煉化同樣痛苦,富有相當意義的競技。(摘自東立漫畫─馬拉松硬漢第十九集)

快樂是什麼?最近我們都搬家了,剛到操場時,運動場整整兩百公尺,就只有我和我爸兩個人。But一大堆老公公、老太太看在眼裡,暗暗點頭,於是第二天就跟我們一起跑、一起走,接著其他人們,看看自己的肚子和小腿,若有所悟,於是,隔天也一起跑。就這樣,一個冷清清的操場,從寥寥數人開始,變成了熱熱鬧鬧的運動場,那一種感覺,就是快樂!(永和慢跑少年組賴怡廷)

我覺得參加比賽是讓自己有跑的動力,而且每次跑完都會很期待下一次路跑賽。還沒比賽時,一直覺得自己可能跑不完,或者倒數幾名,不過實際去跑後,會發現一定有人跑在後面,且放鬆跑一定跑的完,覺得有跨出,才會有進步。(丫族生力軍瑞偉兄)

年輕的我可是短跑健將哦!好漢就不提當年勇啦!靠著天生好底子,十幾年跑下來,讓五十歲的我看起來像三十歲,五千公尺隨便跑跑的成績是十九分多…(丫南分部勇腳戴靖冠)

在艱辛又無味的漫長路程中,尋找自我,面對自我,挑戰自我,再超越自我,這就是我追求的人生。(丫南分部女飛人蘇怡芳)

我是去年(2002)三月因健檢出現警訊,三酸甘油酯高達1100、血壓太高、心跳80,才開始慢跑(每天10公里)。當時體重75公斤,直到11月加入大腳ㄚ受到前輩的激勵,才開始我的長跑,每天增至15公里,當時體重已降至65公斤。期間參加今年3月底國道馬拉松,完成我的初馬3小時52分,直至四月初健檢發現,三酸甘油酯已降到98、體重57公斤,已維持ㄌ3個月,血壓正常、心跳50.......以上片段我想表達的是,長跑帶給我健康的減重與身體的健康(丫族孫安良兄)

跑步的過程辛苦又單調,能與一群願意享受這種樂趣的人結緣、相知並且策勵自己更上層樓,是件超嗆的事。(丫南分部邱義銘兄)

理想是我練跑時最大的動力,在路跑時可以思考自己許多的計晝和理想。人的生存只在一呼一吸之間,唯有在專心路跑時,才能體察出許多的人生哲理,也唯有不斷的跑下去,人生才會完美。(丫族會友楊榮瑞兄)

馬拉松賽前一天應盡量吃飽,根據大腳ㄚ出賽的經驗,前一天被我們光臨的飯店,幾乎是米飯皆被我們吃精光,老闆都嚇到了,看這隊每個人皆瘦瘦乾乾,還真會吃飯。(丫族理事楊振旺)

會長跑步將近15年,首次獲得第一名,當他回來急著《獻寶》時,顯現出臉上的歡愉,在我心中「蕩漾」,讓我感同身受。我大聲告訴他:﹝喔ㄛ,親愛的,你真是太---棒---了---!  (永和慢跑會長夫人─翁秀琴)

如果是為了健康,我清楚知道,動機不會這麼強,也不需要這麼費力;想要運動是因為喜歡運動時那種寧靜、和平的感覺,這已經超過了健康,是一種嗜好,而且會上癮。   (董氏基金會執行長暨慈濟大學教授─葉金川)

5/18大腳丫台中都會公園團訓─小雨依舊落個不停,每人頭戴一頂帽子就出發去了,因為不是比賽,天氣又非常涼爽,平常美麗的景色因雨霧更顯得朦朧之美,雨滴也有節奏式的打在我的臉龐,此時精神為之一振,跑的更加輕鬆愉快,想著沒來的跑友真的『虧大了』  (大腳丫黃萬淵組長)

「我每天早上跑十公里,傍晚跑二十公里,持續不斷。」有人認為他說的訓練計畫太簡單了,他回答:「計畫是很簡單,但是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沒有一天中斷。」(1981年波士頓馬拉松賽及1983年東京馬拉松賽冠軍─日本選手Toshihiko Seko)

「如果我左小腿沒斷,這輩子再平凡也不過了。」「心魔比身體苦痛更折磨人,但只要全心全意跨過這一步,就會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世界還是很美好。」(路跑、游泳、自行車、射擊、飛行傘等多項運動陸海空三棲好手─獨腳客阮錦源)

慢跑不只是打發時間的一項運動而己,還可以藉此控制體重、訓練克服困難的毅力、及提昇精神生活層面,具有全面性的助益。(立法委員暨民視董事長蔡同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