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林義傑的沙漠日記

述/林義傑 記錄/鄭清煌       【 2002-04-20/民生報/B1版/體育焦點 】
 

「我很納悶,為什麼早上醒來,我的眼眶、鼻孔都是沙子?別人都不會,後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前一晚,我在孤獨、恐懼和疲憊中暗自哭泣,淚水、鼻涕未乾,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所以夜裡風沙一吹,都黏在臉上」。

這是剛完成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返台的長跑英雄林義傑的真情告白,也是他征服撒哈拉的真實寫照;他說,其實他也是平常人,只是意志力比較堅強,可以撐完全程,完成夢想和目標。以下是他口述挑戰撒哈拉沙漠每天的心路歷程。

4月7日 心情沈重的第一天

這是比賽第一天,距離是26公里,因為環境陌生又險惡,心理壓力滿大的,我打算緊咬著領先的選手,但是只持續了5公里就跟不上,因為到了沙丘地帶,他們經驗豐富,很輕鬆就跨越,我卻是連滾帶爬,加上太有自信,連補充養分的運動飲料都沒帶,結果後繼乏力,愈跑愈痛苦,很後悔大老遠跑來參賽,好不容易跑到終點,又因為報名時不懂EKG是心電圖的縮寫,沒有帶來交給主辦單位,所以成績被扣半個小時,名次從53退到200多,心情更沈重。

林義傑/提供非報系
撒哈拉沙漠危機四伏,林義傑途中經過駱駝殘骸,拍下這幀令人怵目驚心的畫面。

4月8日 餓得無法再跑一步

今天路程長36公里,我決定改變戰術,不跟領先群,依照自己的方式跑,感覺好一些,但是沙丘比前一天高,層層疊疊,跑起來還是很費力,途中又跟著義大利選手跑錯路,浪費不少體力,肚子也餓了三次,只好停下來補充食物,耽誤不少時間;這種餓的感覺跟以前很不一樣,竟然沒吃東西,連一步都沒有辦法再跑。

4月9日 無法達成的願望

第三天,開始能適應沙漠的環境,別人也開始注意起個子小卻跑得快的我;沿途風很大,我盡量躲在人高馬大的義大利隊後面跑,省了不少勁,可是途中經過一個綠洲中的小村落,以為可以買到冰涼的飲料,解一解饞,結果連這麼卑微的欲望都無法達成,我發誓回台灣一定要大啖牛肉乾、可樂、糖果。

林義傑/提供非報系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不但路程艱難,住宿條件也很嚴苛,選手只能窩在簡陋的帳篷中過夜。

4月10日 71公里恍如隔世

這是「死亡第四站」,長達71公里,別人聞之色變,擅長超級馬拉松的我卻暗爽在心裡,自信可以跑出佳績,拉抬名次,結果一夜興奮難眠,跑完後留下難忘的記憶。

開跑一個多小時,經過第一個檢查點後,沙漠風暴大作,打在身上疼痛難忍,幾乎伸手不見五指,我又不瞭解地形,差點從沙丘上失足摔下,嚇出一身冷汗,驚魂甫定後又驚覺四周沓無人跡,偌大的沙漠中竟然只有自己踽踽獨行,只能聽到狂風呼嘯的聲音,害怕到了極點,又不能停下來,只好硬著頭皮孤零零踩著沈重腳步繼續往前跑,過了半個小時後,總算碰到其他選手,感覺好像重新回到地球,也恍如隔世。

其他人看來也很狼狽,跑出沙丘區時,大家都不禁歡呼,可是接下來經過乾涸的河床,一踩就陷下去,一樣舉步維艱,天也變黑,我決定加快速度,可是狂風加劇,眼睛根本張不開,只能瞇著前進,愈跑身體愈冷、思緒愈亂,最後是邊跑邊吼衝過終點線,眼睛還是沒辦法張開,身體也因為血醣降低不斷發抖,被送到醫療中心急救,許久才恢復視覺和意識。

第二天醒來,聽說不少人眼睛「Broken」,沒辦法再繼續參賽,也有人在沙漠中失蹤,自己則拿到第五名,感覺格外慶幸;很多人向我恭喜、問候,我嘴巴回答「Great」,假裝沒事,其實髖骨痛得不得了,但為了面子,只能硬ㄍ◆ㄥ。

4月12日 把水放掉吃足苦頭

通過前一站最嚴苛的考驗後,第六站心情輕鬆起來,連天氣都覺得涼爽多了,看到野生駱駝,還故意嚇它們,可是人不能得意忘形,不多時,眼前出現「海市蜃樓」的錯覺,以為終點在望,其實還有11公里遠,我竟然把水袋的水放掉,結果又渴又累,搖搖晃晃、跌跌撞撞才跑完,吃足苦頭。

林義傑/提供非報系
女友的照片、親人的祝福,是激勵林義傑不斷向前的最大力量,支持他跑完全程。

4月13日 國旗留下永遠紀念

這是比賽最後一天,我力拚進入前十名,香港選手也希望我為亞洲人爭光,自願幫我背背包,可是我覺得應該靠自己,婉拒他們的好意,不斷加速超越前面的人,抵達終點時,我高舉雙臂,大叫「I Finish!」,大家都為我鼓掌,豎起大拇指,那一刻,我的內心百感交集,眼淚不禁奪眶而出,終於為台灣爭光!臨走時,我把隨身插在背包上、跟著橫越撒哈拉沙漠的國旗,插在終點處旁的樹下,留下永遠的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