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跑、跑、跑 林義傑跑出另類人生

通往撒哈拉的路 有點漫長 他用四年來準備

記者王樹衡/台北報導      【 2002-04-14/聯合晚報/13版/運動 】

他曾是國內第一位締造24小時超級馬拉松紀錄的選手,也曾在上個月打破國內100公里紀錄,如今他終於圓夢,成為完成世界上最困難馬拉松─「撒哈拉馬拉松」的第一位華人,林義傑用雙腳跑出他「另類」人生。

4年前他被「騙」參加國內首度舉辦的東吳大學24小時超級馬拉松,最大的收穫不僅是讓他成為國內第一位樹立 24小時紀錄標竿的選手,而且結識當年也參賽的可口可樂亞洲區總裁沙福瑞,當然沙福瑞不是向他推銷可樂,而是向他推銷「另類」馬拉松的樂趣,林義傑以沙福瑞為師,而埋下今日完成這項華人「不可能的任務」的種子。

46歲的沙福瑞雖貴為可口可樂亞洲區總裁,但路跑是他的最愛,三屆東吳大學24小時馬拉松他從不缺席,沙福瑞也曾擔任台灣可口可樂行銷經理,與台灣有著不解之緣。林義傑是他在台唯一收的得意門生,住在香港的沙福瑞,與當時還是台北體院的林義傑,兩人以電子郵件交流,沙福瑞提供資訊、情報與訓練課程,林義傑在台自主式訓練,讓林義傑獲益良多。

4年前林義傑陪著沙福瑞前往撒哈拉,看著恩師完成撒哈拉馬拉松,當下他就決定未來要通過這場考驗,並準備了 4年,終讓他在今天圓夢。

對於 26 歲為人師表的林義傑而言,這次的成功,可以告訴學生,人生不只有一條路,條條道路通羅馬,在馬拉松一直跑不出名號的林義傑,5 年第一次參加 100 公里超級馬拉松賽,終於讓他出頭天。

林義傑在台北體院就讀時,以熬夜開計程車的方式打工賺錢,深夜開車一大早還要路跑訓練來完成學業,這種毅力,成就他艱忍不拔的精神。

過去林義傑都是理著大光頭路跑,相當「另類」,到成為師表後才開始留頭髮,免得給學生不良示範。今年東吳大學24小時馬拉松,他放棄參賽,全力支援恩師沙福瑞跑完全程,他當時就說:「我有一個夢想要完成,就是撒哈拉馬拉松。」現在他做到了!

 

超級馬拉松 一個比一個難

記者王樹衡/台北報導      【 2002-04-14/聯合晚報/13版/運動 】

舉辦17年的撒哈拉馬拉松,是世界上最困難的超級馬拉松賽之一,酷熱、日夜溫差大,不定時的風暴,加上舉目無親,隨時都可能失蹤在大沙漠中的風險,卻仍有人嘗試,事實上這種「瘋子」不少,一些千奇百怪的的馬拉松賽也應運而生。

人類挑戰極限的慾望是無止盡的,單單是馬拉松42.195公里的路程,已經不能滿足喜愛路跑者的期望,而向更遠、更長的距離來挑戰。

這種賽事已經不能用一般運動來衡量,而是一種「極限運動」,選手必須忍受身體的煎熬,以及心理意志力的戰鬥,挑戰下來甚至對身體造成極大傷害。

除了撒哈拉馬拉松,其他國際另類馬拉松還包括澳洲雪梨到墨爾本路跑賽、紐約超級馬拉松賽、以及穿越南韓賽等,此外還有 24 小時至 6 天的超級馬拉松賽。

有案可考最長的就是1000英哩 (約1600公里)超級馬拉松賽,曾在紐約舉辦,這必須 10 天以上才能完成的比賽,選手在參賽過程中,雖然可以休息睡覺,補充水分及食物,但是在賽程中,沒人可以睡的安穩,幾乎只要一張眼就是拖著身子跑下去,上個月來台的柯羅斯,就是這項世界紀錄 10 天又 10 小時的保持人。

今生無憾林義傑 「人生百事」完其二

上次去紐西蘭原始森林高空彈跳 下次目標是參加肯亞長跑訓練營

本報記者黃顯祐      【 2002-04-15/聯合報/3版/焦點 】

出發到撒哈拉沙漠前,林義傑重讀床頭貼的「死而無憾的一百件大事」,決定咬緊牙關也要完成列在其中的這項超級馬拉松,而今他如願以償,下回不知又會做出什麼「瘋子行為」。

由網站蒐集資料、閱讀跑步訓練及營養補給等英文書籍雜誌,並花了一萬多元上網訂購脫水食物,雖然出發前已有萬全的準備,但隻身前往挑戰撒哈拉沙漠馬拉松的林義傑,心裡還是毛毛的,因為曾有選手在沙漠中迷失方向,更有可能遇上沙漠風暴,他說,如果不擔心這些變數是騙人的。

他在「一百件大事」中圈選了十五件,如果能達成,今生心滿意足。這是他完成的第二件,第一件是紐西蘭原始森林的高空彈跳。

由西湖工商田徑隊至台北體院,林義傑的運動成績並不亮眼,但由他國中畢業後扛著行李三番兩次請求西湖田徑隊收容,就已顯現他永不放棄與勇往直前的個性。

三年多前,國內引進超級馬拉松一百公里競賽,隨後擴大為廿四小時賽,林義傑都成為國內選手的先鋒,這種需要體力、毅力及耐力的比賽,更燃起了他想橫越撒哈拉沙漠的冒險企圖心。

在旅居香港的英籍教練沙福瑞提供經驗與訓練下,林義傑利用在方濟中學任教時的課餘時間練跑,並詳閱英文雜誌與書籍,林義傑說,訓練、營養補給是跑者最重要的東西。

愛交朋友的林義傑,深知語言的重要,每周並請英籍老師加強會話能力。

投入競賽的費用已達百萬元的林義傑,沒有太多的贊助,但他由大專開始就自給自足,雖然賺的第一個一百萬元大多花在有人認為是「瘋子行為」的超級馬拉松,但他無悔。

挑戰撒哈拉沙漠成功後,林義傑希望能有機會參加肯亞長跑訓練營,因為肯亞是世界頂尖長跑選手的產生地,專業跑者自然要去「朝聖」。

征服撒哈拉 東方第一

林義傑 預計18日返台

記者鄭清煌/報導      【 2002-04-15/民生報/B2版/體育新聞 】

「我辦到了! 我終於征服撒哈拉沙漠! 」跑完最後一站的20公里後,林義傑顧不得過去7天在沙漠中長途跋涉224公里的艱辛,打衛星電話回台北和女友江靜如分享苦盡甘來的喜悅,兩個人在電話中又叫又笑。

林義傑昨天在第17屆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最後一站,以1小時26分22秒跑完,名列第9,累計六站一共花了23小時30分03秒,在完成全程的565名選手中排名第12位;林義傑很得意得說,很多外國跑友對他的表現感到意外,沒想到他第一次參加如此嚴苛的挑戰,不但就能有始有終,還獲得這麼好的名次,對他刮目相看,對MADE IN TAIWAN也有新的認識。

林義傑也成為17年來第一位用雙腳和毅力征服撒哈拉沙漠的華人,亞洲另有5名日本、1名南韓選手參加,成績也遠遜林義傑,最好是49名,跑了近27個小時,過去亞洲選手也只有去年一名日本女將以28小時28分獲得第二名,男選手名次、速度都沒有阿傑出色,所以林義傑也是在撒哈拉沙漠中跑得最快的東方人。

阿傑在前三站一度因為揹背包跑步,背部磨傷,腳也起水泡,疼痛不已,而且途中不是烈日就是沙漠風暴,但是他為了圓夢,絲毫不以為苦,咬牙堅持到底,現在只有背部還有點痛,腳傷已經沒問題,心情更是輕鬆快樂,他打算在摩洛哥休息兩天,然後踏上歸途,預定18日傍晚抵達中正機場。

主辦單位表示,今年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創下多項新猷,包括共有32個國家、地區610人報名,實際出賽593人,中途有28人退出;地主摩洛哥選手拉森以18小時23分16秒的驚人成績寫下四連霸紀錄,另外一名64歲的摩洛哥選手締造17年來沒有缺席的全勤紀錄;年紀最大 (70歲)、年紀最小 (17歲)的兩名法國選手也都有始有終;過去一周從全球各地傳來1萬1200封電子郵件,為選手加油。

不妥協 不隨波逐流

阿傑 一直都很有自信

 

記者鄭清煌/特稿      【 2002-04-15/民生報/B2版/體育新聞 】

聽到林義傑完成挑戰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的壯舉,他的親友都不覺得意外,因為阿傑從來就很有自信、不做沒有把握的事,可是也因為阿傑向來喜歡挑戰,這回還是到沙漠中搏命,大家還是鬆了一口氣,終於放下心中的石頭,不必再擔心他的安危。

阿傑在西湖工商的教練潘瑞根說,從第一眼看到他,就發現他跟一般年輕人不一樣,不妥協、不隨波逐流、很有主見,一打定主意,就堅持到底,這些年來,自己也從阿傑身上學到很多。

潘瑞根回憶說,當年阿傑不顧家人反對,執意要進西湖田徑隊,獨自揹著行李到學校毛遂自薦,個小又最瘦小,絲毫都不起眼,但是第一次練習時只有他跑完規定的距離,令人驚訝。

後來,林義傑利用上課、訓練餘暇自修電腦、K英文,一樣執著、深入,學得比老師還專精,潘瑞根發覺他很有「國際觀」,早就打算要到處闖盪,更是刮目相看,潘瑞根說「阿傑說過,他這一生不能白來,一定要做些超越自己的事情」,所以阿傑去撒哈拉,潘瑞根知道攔不住,沒有多說,只是到行天宮祈福,希望他平安回來。

4年前參加24小時超級馬拉松,結識可口可樂亞洲區總裁沙福瑞,是林義傑決定邁向國際、迎接挑戰的開始;跑遍全球著名馬拉松的沙福瑞向他「推銷」南征北討的樂趣,讓林義傑嚮往不已,從此以沙福瑞為師,兩個人天天用電子郵件聯繫,最後促成撒哈拉沙漠之行。

女朋友江靜如則對阿傑的「時間管理」最佩服,從來不會把訓練、工作搞混,隨時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當然也不會影響到兩個人的約會,所以她從來不會為了阿傑熱愛跑步而覺得被冷落、吃醋。

再過三天,阿傑就要凱旋歸來,江靜如和石采翁等好友決定到機場迎接這位大英雄,好好慶祝一下,潘瑞根也打算帶他到學校讓學生們認識,學習他的精神,立志在人生的馬拉松奮力向前。

撒哈拉 暴雨強風變化莫測

九四年的馬拉松,一名義大利選手遇上 沙漠風暴失蹤九天,被找到時瘦了廿公斤。

記者黃顯祐/綜合報導      【 2002-04-15/聯合報/3版/焦點 】

中午時分,四十名參賽者被暴風雨擋住,連續參加十七屆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的摩洛哥選手艾爾喬說:「這是我遇過最惡劣的氣候,也是我跑過最艱難的一次。」

暴風雨打在乾枯的湖泊,阻擋選手前進之路,但撒哈拉沙漠馬拉松的險境不只如此,選手必須翻越大小沙丘、岩石高原,有時也要沿著湖畔行走,甚至必須穿越棕櫚樹叢。

艱難的路程只是必經的挑戰之一,變幻莫測的天氣更是難以掌控,遇上大暴風雨更是窒礙難行,選手今年就遇上時速四十至八十公里的強風。

險峻的沙漠及氣候,選手容易迷失方向,今年在第二站就發生兩名選手只落後領先群兩分鐘,卻在最後不見蹤影,大會工作人員及摩洛哥軍方在他們失蹤五小時後在軍方砲台附近找到人。

一九九四年,甚至發生奧運馬拉松金牌義大利的普洛斯柏利碰上了沙漠風暴,結果失蹤了九天才被找到,普洛斯柏利也因而瘦了廿公斤。

對選手另一挑戰是肩上的背包,包括水、食物等至少六公斤重,我國林義傑除了準備脫水食物外,尚有切半的牙刷、指北針、提神用的香水、夜光棒、小睡袋等,他在前三天被沈重的背包折磨得背部隱隱作痛。這項邁入第十七屆的超級大賽,由法國的鮑爾在一九八六年創辦,他在創辦前兩年橫越阿爾及利亞的撒哈拉沙漠區三百廿公里,鮑爾走到最後雖然感到沮喪與悲傷,但是他決定將這種神幻般的經驗與他人分享,於是誕生了這項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