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王惠民的陶藝有詩詞味道

溪畔晨跑背琵琶行 近年追求文人畫山水意境的表達 個展至十五日


記者張伯順/專訪      【2002-03-05/聯合報/14版/文化】

每天清晨四五點,鶯歌陶藝家王惠民在大漢溪畔長跑一萬公尺,邊跑邊背誦著「長恨歌」、「琵琶行」;跑步回家,他再帶太太一起爬鳶山,接下來就是屬於創作陶藝的時間。

這是王惠民工作與生活的寫照。酷愛大自然的他,也著迷於唐宋詩詞,「跑步背誦詩詞,等於培養創作的心情。」王惠民年過半百,作陶從工藝轉型為藝術表現,自有一番體悟一套哲學:「優美的詩詞中,每段文字都有不同意境,可以變成畫面,融入陶藝。」

記者張伯順/攝影
陶藝家王惠民執著於現代陶藝創作,也從中得到許多人生啟發。

【 2002-03-05/聯合報/14版/文化 】

 

王惠民做任何事都很瘋狂,自幼喜愛塗鴉,畢業於海洋學院輪機系,幹過汽車修護工程師,也曾改行從商,運氣差時還以路邊攤販為生;但是,由於小時候幫媽媽搶窯販陶的經驗,他在十九年前投身陶藝創作,自學苦練。

「我最喜歡西洋電影『兩小無猜』主題曲『In the Morning』,為此,每日晨跑引領我嶄新的一天。」王惠民從小就好動,常在戶外捕捉光影變化之美,和內心喜愛的印象派畫作相連結。「不過,燒陶的成功率僅有百分之一,需要耐心。」

王惠民長年守在窯爐邊,守出了心得,也練就了更多技法,「讓釉色表達多愁善感,貫穿造型,色彩迷人。」

王惠民最欣賞宋瓷的學問,「宋瓷純淨高雅,質感好,不妖,卻美。」他回顧做過上百十種釉色,淡淡的釉裡紅最難。「釉藥不聽話,重疊處會相互干擾。」王惠民從最初的仿古陶,到後來創作變形陶,乃至近年來追求文人畫山水意境的表達,清新脫俗。

王惠民創作現代陶藝執著,「天真才會有理想,理想有時卻很危險。」他坦承曾經為了生計掙扎,如今生活日漸改善,在工作室裡不斷實驗、創新陶藝,快樂無比。最近他在台北金山南路二段十二號長流畫廊舉行個展,連同陶板畫在內,有多件是八年來從未亮相的作品,展至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