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跑一公里捐十元 鐵漢寒冬獻柔情

五、六百人挑戰自我兼做公益 一百公里選手從白天跑到黑夜 家屬備熱食加溫


記者黃顯祐/台北報導     【2001-12-24/聯合報/5版/話題】

攝氏十度的低溫使近一半報名參賽的選手打退堂鼓,但五、六百名選手昨天堅持在寒風中挺進,為國內首創的結合極限挑戰路跑與公益的「鐵漢柔情挑戰巔峰」活動注入暖流。

這項活動由台北市政府與中華奧會主辦,民生報等協辦,昨天上午七點在大佳河濱公園迎風段鳴槍起跑;其中有卅八名選手報名一百公里,準備以一天的時間與寒流搏鬥。選手每跑一公里就要捐出十元給聯合勸募協會。

最後完成一百公里挑戰的選手有十一人,加上報名費,共得十九萬七千多元;此外,挑戰六十公里的王振烽與同事搭配的「我跑步,你捐錢」,也募得三萬六千多元,都將在今天下午捐給聯合勸募協會。

挑戰一百公里雖非國內首次舉辦的活動,但以往屬於競賽性質;昨天是自我挑戰,只要在十三小時內跑完即可,對抗的是寒冷的天氣。選手家屬雖在旁邊隨時準備熱食為選手加溫,六小時後選手依然狀況百出,紛紛腳抽筋、肚子疼等。

永和慢跑俱樂部的江鴻龍前六小時跑了六十二公里,接著以每小時八、九公里的配速,搭配五分鐘的休息,總算在傍晚六點成為完成一百公里挑戰的第一人。他的家人高興地在終點線迎接他。

卅八歲的江鴻龍說,前七十公里他並不在意自己的成績,只是配合自己的節奏向前;隨後知道是領先者後,大約以一圈兩公里的差距保持在楊新富前面。

五十四歲紐巴倫俱樂部的楊新富是近兩年國內舉辦一百公里及廿四小時比賽的常客。他最後雖無法成為第一個完成挑戰者,但最後幾圈在俱樂部的跑友陪伴下仍然跑完。

越逼近晚上八點,氣溫急速下降,但許多選手不願放棄;直到活動時間結束,尚有兩、三名選手想繼續跑完一百公里。吹了一天冷風的大會工作人員決定「加班」,讓這些選手達成心願,算是送給選手的耶誕禮物。

除了一百公里,參加六十公里的選手大多也是「第一次」。中華中學電子資訊科老師郭居恆率領廿五名學生參與活動,他向學生表示,他參加的公里數絕對是前三名,結果有一名學生報名一百公里,郭居恆只好硬著頭皮參加六十公里;最後是其他學生都已跑完,他還繼續奮鬥。

陸軍步校的教官趙培鑫帶著兩名學生由鳳山北上參加,也是第一次跑六十公里的他說,跑了四個半小時後幾乎要放棄;可是想著千里迢迢而來,決定完成挑戰。趙培鑫曾執教的中壢陸軍高中也有十三名選手參賽,以實際行動響應這項寒冬送暖的活動。

 

挑戰越長里程 捐出越多愛心

創意國內首見 許多愛好路跑者獻出第一次


記者黃顯祐/台北報導     【2001-12-24/聯合報/5版/話題】

許多熱愛跑步的選手把「第一次」獻給昨天舉行的鐵漢柔情挑戰巔峰活動,由於活動特色是跑者每跑一公里要捐十元,許多選手為支持這項國內首創的義舉,向更長的里程挑戰,突破自己的紀錄,但因強烈冷氣團來襲,兩公里親子路跑的效果未達預期,負責策畫的張世琦說,未來規畫的方向必須調整。

國內每年的路跑活動很多,台北市長馬英九假日幾乎都在為路跑活動鳴槍,並隨後在長跑人龍中邁步前進,張世琦說,國內路跑活動大同小異,參賽的選手也已固定,為了拉出更多潛伏的愛好路跑者參與活動,就必須花腦筋,多一些「創意」。

張世琦於是結合路跑與公益活動,也搭配卡拉OK,活動時間更長達十三小時,希望更多家庭在假日參加健康快樂的路跑,張世琦說,這個企劃是吸引更多家庭投入,使路跑更為普及,但以昨天的成果看來並不理想,未來規畫的方向必須再調整。

在籌畫國內的體育活動中,張世琦算是「個體戶」,他沒有單項協會支持,只有單打獨鬥,這幾年來靠著「創意」與其他人競爭。張世琦說,昨天的活動是國內創舉,也與國外「你跑,我捐錢」的活動不同,可惜受天氣影響使效果打折。

不過,聯合勸募協會理事長蔡調彰表示,這項活動可能是該協會對外募款金額最少的一次,活動的意義卻是最大的,這句話使張世琦心中湧起一股暖流。

 

鐵漢柔情第一名

江鴻龍 家人作後盾征服百公里

路跑五年 愛上流汗感覺 妻子碎碎念 仍支持他


本報記者黃顯祐     【2001-12-24/聯合報/5版/話題】

由破曉跑到夜幕低垂,投入慢跑運動五年的江鴻龍昨天完成另一項挑戰,以近十一小時跑完一百公里,成為完成一百公里挑戰的第一人,他說,跑步流汗的感覺最舒服,他是平凡的跑者,和國內其他熱愛跑步的選手一樣,不強出頭,只為了健康。

夏天在台北市青年公園游泳池擔任義務救生員的江鴻龍,五年前首次參加全國路跑協會舉辦的比賽,也使他的興趣由水中延伸至陸地,他說,跑步與游泳最大的不同是汗流浹背後全身舒暢。

從事保險業的江鴻龍利用清晨跑步,六點起跑,八點回家梳洗上班,送女兒上學的工作就交給太太甘美子,甘美子說,跑步不是壞事,游泳與跑步都是江鴻龍的嗜好,全家人願作他的後盾。

但是準備挑戰一百公里,前幾天還是讓家人提心吊膽,甘美子嘀咕著:「跑步必須量力而為,一百公里太遙遠了。」雖然碎碎念,但甘美子還是準備了麵包、水果等補給品,為江鴻龍的這分執著盡心力。

 

江宏恩王百瑜 為愛跑薰衣草西門町 花香飄

 


記者 方嬋/報導    【2001-12-24/星報/9版/藝鳴驚人】

連續劇假日宣傳各施奇招,江宏恩、王百瑜代表民視周六新戲「爸爸的私生女」,參加「鐵漢柔情挑戰巔峰路跑活動」,頂著寒流為公益募款慢跑;三立「薰衣草」走上西門町辦握手會,宣傳兼拍戲,一魚兩吃。

頂著寒風,在「爸爸的私生女」中扮演夫妻的江宏恩與王百瑜,昨天下午一同到河濱公園為公益而跑。每跑一公里就捐十元給聯合勸募中心的「鐵漢柔情挑戰巔峰路跑活動」,讓江宏恩與王百瑜跑的開心又盡興,江宏恩笑說:「我平常就愛運動,今天只要跑步就可以捐錢,對我來說是舉手之勞,又具意義。」以往一向不喜歡運動的王百瑜,昨天也使盡力氣認真跑,「還好我最近慢慢開始喜歡上運動,如果早兩年前,我可能早就暈倒了!」

「薰衣草∼花香洋溢」握手簽唱會,昨天下午在西門町熱鬧展開,戲劇新生陳怡蓉、許紹洋、林韋君、王建隆、林姮怡首次感受到擁抱群眾的興奮,直呼神奇,也消除之前害怕沒有影迷到場的恐懼。

鐵漢柔情

寒風中挑戰顛峰 募了善款約20萬

近千名跑友每跑一公里捐10元 總額雖不多 意義卻深重


記者鄭清煌/報導     【2001-12-24/民生報/B2版/體育新聞】

看著近千名跑友響應「鐵漢柔情挑戰顛峰」活動,在十幾度的低溫中勇敢的邁步向前,為了每跑一公里就能捐出10元做為慈善基金的感人畫面,聯合勸募協會理事長蔡調彰感動的說,這筆善款的金額是有史以來最少,意義卻是最深重的。

「鐵漢柔情挑戰顛峰」活動由台北市政府、中華奧會和民生報合辦,首開國內以舉辦路跑來籌募善款的先例,一來鼓勵跑友向自己的體能極限挑戰,發揮「鐵漢」本色,同時每跑完一公里捐出10元給聯合勸募協會,用來濟助弱勢團體或福利機構,表現「柔情」的一面,現場還安排樂團演唱、舉辦園遊會、愛心卡拉OK,把運動和音樂結合起來,更添風味。

結果吸引大台北地區近千名跑友參加,還有許多眷屬準備食物、衣服為選手補給、送暖,讓選手有充沛的體能和信心參加挑戰,同時貢獻更多愛心、多做善事,在寒風料峭中尤顯親情的溫馨。

昨天上午7時,在台北市長馬英九帶頭捐款、領跑下,大家不畏風寒邁步向前,蕭瑟、空盪的基隆河濱公園頓時變得溫馨、生氣起來。聯合勸募協會理事長蔡調彰說,體育界頭一次舉辦慈善路跑,雖然規模沒有外國大,但是跑友們展現的熱情毫不遜色,而這種一公里、一公里募款的方式所籌募到的錢,雖然是聯合勸募協會得到最少的一次,卻是大家一步一腳印的成果,反而最有意義。

參加的跑者自己也覺得很有意義,像陸軍中學學生湊了5000元報名,由體育教官趙培鑫帶隊從鳳山北上共襄盛舉,每個人挑戰目標還長達60公里;已經捐血224次的警察陳前本來就以運動、公益為己任,更是不能錯過,不但挑戰100公里,交了1000元基本費外,還額外捐了3000元,他說跑完後還要去捐血,既有柔情,又有熱血。

另如青年公園慢跑俱樂部一口氣報名七十多人,合計挑戰2660公里,藝人陳淑麗、江宏恩、王百瑜也來捧場;更難得的是視障朋友本身需要協助,依然行善不落人後,視障路跑運動協會理事長李昆明帶了16人,各跑10公里,還在現場設攤義務按摩,幫忙籌募善款,盛情格外感人。

活動在寒風低溫中持續進行13個小時,到晚上8時結束,總計籌募到近20萬元,等於跑者一共跑了近2000公里,足可環繞台灣19圈,其中包括11名跑友完成挑戰100公里的壯舉。

 

江宏恩 王百瑜路跑做公益

耶誕夜陪女友在家看鬼話連篇


記者趙大智/報導      【2001-12-24/民生報/C7版/電視星樂園】

江宏恩、王百瑜昨天代表民視「爸爸的私生女」參加一場「鐵漢柔情挑戰巔峰路跑活動」,寒風中跑得不奕樂乎,另一位女主角韓瑜則因為腸胃炎缺席。

江宏恩酷愛運動,寒流襲來,別人躲在被窩裡都來不及,他照樣跑去游泳,覺得水溫剛剛好!老是嚷著要減肥,但是成效似乎不怎麼樣,站上磅秤,發現只掉了 35 克。江宏恩很開心來參加路跑活動,因為,跑步既能健身,還可以捐錢做公益,何樂而不為?當他出現在現場,立刻吸引了不少觀眾,還有人衝著他叫「飛龍、飛龍」,不過,江宏恩倒是很希望早點跳脫這個既定印象,所以,才會接了「世間路」裡的反派角色。

看了河濱公園這個寬闊場地,江宏恩非常喜愛,他說:「以後要帶我的黃金獵犬來這裡蹓蹓。」喜歡工作,喜歡運動,就是沒時間去提親,今年耶誕,他也只計劃和女友在家裡吃飯看「鬼話連篇」,夠無趣吧。

相較於江宏恩一身運動服,王百瑜的牛仔褲看起來似乎不太好跑,她笑說:「我以前幾乎不運動的,跑步簡直要我的命一樣。」但隨著年齡漸長懂得養生重要,最近已經開始練習瑜伽、氣功和「佛朗明哥舞」,想把自己的肢體訓練的自然一點。因為和劇中老公江宏恩對戲時,她感覺害羞,所以整個人都僵僵的不太自然,一旁的江宏恩聽了恍然大悟:「怪不得每次我們對看,妳的臉就一直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