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千禧年的第一道曙光

黃政達 2001.1.1于曾文水庫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台北時間傍晚五時開始,隨著「五、四、三、二、一…」的倒數讀秒聲,全球各地陸陸續續陷入一股無法壓抑的激情狀態,為數龐大的群眾徹夜狂歡,慶幸能親眼目睹這人類歷史上偉大的一刻。台灣同胞在去年921大地震的浩劫過後,似乎亦已漸漸走出傷痛的陰影,莫不懷著祈福及感恩的心情迎接千禧年的到來。二ooo年元旦凌晨時分,大家紛紛以不同的方式來慶祝這個不平凡的日子:飆舞狂歌、觀賞煙火、施放天燈、千禧寶寶問世…形形色色的慶典活動可謂是目不暇給,美不勝收。當然,像我這種跑步痴,也有一套屬於自己獨特的慶典,那就是用雙腿奔跑跨入新世紀,迎接千禧年的第一道曙光!

       二OOO年一月一日凌晨四時五十分,我起了個大早,換穿上短褲及跑鞋,走出曾文水庫管理中心宿舍(當晚在此值班),抬頭望望頂上的天空,高掛著一輪明月及滿天的星斗,四週一片靜寂,僅有此起彼落的蟲鳴聲縈繞耳際,清新微冷的空氣讓我很快地完全清醒過來,我相當清楚此行的任務,就是要目睹千禧年曾文大壩壩頂的第一道曙光,而且是要以腳代車,一步一腳印地抵達目的地,來回共二十公里的里程對跑步成痴的我來說,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它所代表的意涵,絕非里程的長短可以衡量,也因此打從前一晚我就異常地興奮,期待這一刻的到來。

凌晨五時十分,我在曾文水庫管理中心大門口,跨出了千禧年的第一步,沿著曾文溪谷旁曲折的馬路往壩頂方向跑下去,這個時候大地仍一片漆黑,僅能靠著徵弱的月光引領著我,在山與水之間緩緩移動,此刻深深感受到自己是那麼地渺小,二千年對我們人類來說,雖是段漫長的人文發展史,但對於整個地球歷史而言,卻又是如此地微不足道,我們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長留於世?不是肉體,不是權利,更不是金錢,我想應該只有「靈魂」與「精神」吧!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斷交錯的雙腿引領著我穩定前進,經過了曾文二號橋、東口露營區、溪畔遊樂區、鳥宮花園,一直到曾文大壩進入了我的視界,此時遠方的天空似乎也漸漸地泛出一絲魚肚白,看看腕上的馬錶,時刻是五點四十分。越過了台南縣與嘉義縣的縣界後,開始攀爬最艱難的一段上坡路,邊喘大氣,邊抬著漸感沈重的大腿,一步一步地往前進…終於,抵達了曾文水庫大壩紀念碑,阿達我已站上了海拔二百三十五公尺的水庫大壩壩頂。然而,縱使晨曉在即,期盼中的第一道曙光卻尚未浮現,也許時辰未到吧!讓幾乎已經被汗水濡透的身體在這裡枯等也不是辦法,只得再繼續朝著環湖道路跑下去,消磨消磨金光乍現前的這段黎明時光。

     清晨的曾文水庫水域充滿了靜諡、朦朧與神秘,在這種恍若世外桃源的天地中緩步悠遊,一面呼吸著湖面飄來的醉人清風,一面聆聽枝頭上悅耳的鳥叫蟲鳴,真可說是生命中最奢侈的享受。沿路涼亭處處,垂柳隨風搖曳,三三兩兩的老人家在舖著紅色地磚的人行道上咨意散步,談笑風生,我彷彿開著敞蓬跑車,隨興地觀賞著一幅接一幅極其美麗的風景圖畫…過了約莫十五分鐘,跑到了風吹嶺收費站,也就是曾文水庫風景區的另一端,只見大門深鎖,沒辦法繼續往前,就從這裡折返吧,此刻我已跑了十公里。

     回程的路上,不時遙望著環繞湖面的蒼翠青山,縱使遠方的天空幾乎已經全然明朗,然千禧年第一道耀眼的光芒卻遲遲未現,心想絕不可以徒然錯過,畢竟那是此行最重要的目標。我索性脫掉了背心,顧不得額頭上流不住的汗水,打著赤膊往壩頂狂奔,預感這個重要的時刻就要來到,就在再度踏上壩頂的一分多鐘前,千禧年曾文壩頂的第一道曙光終於射進了我的眼簾,躍動中的我除了感動,還是感動…剎那間溫暖的陽光臨幸整個大地,驅散了滿佈的霧氣與寒意,二ooo年一月一日清晨六時二十分,站在曾文大壩壩頂的阿達仔,全身燃燒著有如炙熱驕陽般的生命力,用屬於自己的方式迎接這嶄新的一年,開拓出另一片新視野,身為一個跑者讓我感到無比的驕傲與自豪!

     最後,再由壩頂沿著原路踏上歸途,萬里無雲的蒼穹,普照大地的太陽,一路伴隨著我抵達這次旅程的終點─曾文水庫管理中心,跑了足足二十公里,時間是清晨六時五十五分。此刻全身上上下下無一處不濕粘,好像剛跳進了游泳池再爬上岸一般,胸膛上貼滿了不少小蟲子,我想大概是衝得太快而讓牠們來不及閃躲吧!停下腳步之後,開始意識到身體上的疲累,趕快回到宿舍脫下衣物,拿起蓮蓬頭沖個舒暢的熱水澡,洗盡所有的倦意,只留下滿腔的興奮之情,好一個令自己無比感動的回憶。

     感謝我的雙眼、我的雙腿,讓我如願以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