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的第一個馬拉松經驗

北大長跑俱樂部  韋海浪先生

  在一機緣下加入了台北市長跑協會(北大長跑俱樂部),經過該會跑友的鼓勵, 毅然決然的報名參加了2001年梨山全國馬拉松賽。回想一年多前,「人生就像馬拉松」這句話琅琅上口,到底完成一次全程42.195公里馬拉松是什麼樣的感覺。為了要體驗這種感覺,我定下了一年的訓練目標,開始自我路跑訓練,先從每天一公里、二公里,逐步增加里程數……並於一個月後參加由台北市政府與中華民國路跑協會所舉辦的各項路跑賽(經常和台北市長馬英九同台較勁),第一次於大佳河濱公園跑了7公里的路跑賽,接下來又陸續參加了多次10公里左右的中長程距離路跑賽,並於2000年台北國際國道馬拉松賽,首度參加並完成了半程(21公里)馬拉松賽,其中的過程,也約略的感受出長距離路跑賽者的艱辛,也體會出什麼叫一步一腳印,腳踏實地的真諦。

  有幸報名了2001年梨山全國馬拉松賽,這是屬於高山(海拔高度約在1800至2600公尺間)馬拉松,全程上下坡,起伏不定,在路跑界有「沒有三兩三,豈敢上梨山」的流傳語。其難度之高,可見一般。但由於梨山的優美風景,也扺擋不了跑者的愛好,每年仍然吸引數百名英雄豪傑的參與。

  高山的空氣稀薄,山坡路的起伏不定,為了要事先適應這種環境,計劃在比賽的前三週預先到類似的地形做個駐地訓練。恰巧在梨山附近與之海拔相當的地點──武陵農場──確實是個好地方,自武陵農場入口起到桃山煙聲瀑布總長約12.5公里,來回就有25公里長,其中於民舍桃山入山口往瀑布終點有連續長達4公里的上坡道路,跑起來挑戰性夠高的,我就在此地旅遊兼高山長跑耐力訓練,三天二夜的旅遊行程,二次的來回二十五公里的高山長跑訓練,以做為三星期後的馬拉松賽的賽前準備。

  比賽的前一天清晨,起了個大早,六點趕到台北市立体育場門口與台北市長跑協會會合,我們一行約二十來位選手,加上家屬啦啦隊計三十來位,包了部中型遊覽車,自台北出發,走北宜公路,經宜蘭、羅東往梨山方向出發了,中途休息午餐時也遇到要前往比賽的各地長跑好手組團前往,像是各路英雄前往參與武林盛會似的。

  由於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協會的活動,除了與我接洽的總幹事彭啟泰先生之外,其餘的長跑高手均不認識,彭總幹事熱心的一一為我引介,拉近彼此間的隔閡。或許是運動員的個性大多是爽朗好客,不一會兒大家就好像一見如故,我也和大夥聊開了,減少了長途車程的無聊與難耐。

  來到梨山,所有的賓館、旅社、客棧全被來自全國各地的長跑好手及家屬所佔據,不同的口音與話語此起彼落,饒富趣味,我們來自各行各業的英雄豪傑及許多當地的次文化在此交流著。各飯店為我們這群一人平均要吃上三五碗飯的「飯桶」加緊埋鍋造飯,時而聽到因「要飯」不及差點要大開殺戒的恐怖情景。一場山中論劍,以「跑」會友的武林大會師於焉展開。

  次日的清晨,我們起了個大早,步出旅館外,黎明前的夜色是如此明淨,充滿著歡樂與友善的氣氛,群星在天際閃耀著,夜色裡的植物也都寧靜且意識飽滿,面前有幾朵盛開而不知名的野花,白色的花瓣垂落在寂靜的夜色中充滿著生命力,姿態絕美。我沉浸在這種情景裡,感歎大自然造物者的奇妙。沒多久,大夥兒陸續集結於起跑點(也是終點)──梨山賓館前,先做個暖身操,充份的熱身後,來自全國各地的長跑高手約莫四五百人,在中華奧委會主席黃大洲先生簡單地致歡迎詞及鼓勵加油話語後於五時三十分整嗚槍開跑,正式展開長距離的42.195公里的馬拉松路跑賽。(自梨山賓館往德基水庫來回一趟),以前來這都是坐車,現在用跑步的,在交通完全管制下,讓我們盡情在省8號公路上奔跑。

  黎明清晨的慢跑,天色尚灰暗,高山的雲朵跳舞似的飄過我的身邊,伴隨著松間發出的沙沙聲響與樺樹的搖曳生姿,懶散地棲息在樹上的小鳥也吱吱喳喳地叫著,好像有意要參與這個重大的盛會似的。當我感受著這些音籟、影像與清新的空氣時,我覺得自然的本我與自然界更加接近,我就是宇宙大化中的一份子。

  這次的馬拉松過程是前半段21公里的下坡(也就是說回程的21公里是上坡了),而前半段,氣候涼爽,太陽尚未出來,開跑的初期,體力與精神相當的旺盛,我就像隻快樂的小鹿班比,邊跑邊欣賞左右兩邊峻拔綺麗的雪霸山脈、以及山谷下德基水庫中清澈的水,輕快的步伐誘使我想加快腳步贏在起跑點。中途遇到一位馬拉松前輩,勸我放慢步伐,亦步亦趨的緊隨著他,以便保留能量……42公里實在是個很長的距離(如同中山高速公路由基隆起點南下到林口的第四座橋墩的距離),在這漫長、單調、重複性的跑步動作中,使我可以長時間的體驗大自然,在大自然堻怍鰜鉿牷u我是誰?」這個問題。在跑了一個多小時後,開始面對「內在覺知」(Intro-psychic insight)──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並逐漸走入內在的旅程,經由靜心而帶來的洞見,我的內在開始有種不可思議的蛻變,我開始感覺到一個簡單卻不容逃避的處境──人終究必須孤獨的面對宇宙,人可以在這裡學習到生命的決斷。在這裡沒有人可以驕傲自大。我們默默地跑著,沒有捷徑,沒有僥倖,一步一腳印,腳踏實地的感受自我與土地間的關係,而更重要的是,我們面對挑戰的態度,和我們在過程中如何面對自己。

  約莫二個小時的跑程,到了21公里「中點站」折返點,領取了信物,開始了原路回程,炎熱的太陽以凜冽的笑容,不屑的表情緩緩地出來了。往前一瞧,前途是一望無際的上坡,「還有21公里,又是上坡」,想到就想放棄(大會隨時備妥車輛可將中途體力不繼、意志不堅的人接泊回去)。到了供水站,喝口水經過短暫數秒鐘的休息後,想到前途多舛,心是有些沮喪,但是仍有信心,於是我再以沉重的步伐平穩地上路了。山是我們最好的老師,在面對高聳的雪霸山脈,我感覺自已的渺小,使我學習到要謙虛的面對大自然,如何使自己「慢慢地、穩健的」跑,說些激勵自己的話,像是:「我做得到」等等,來度過難關。

  如此,一公里一公里的往前邁進,過了30公里路標,看看手上的馬錶,已經跑了近三個小時,我的速度明顯的慢了下來,事實上,我看其他的跑友,大多也慢了下來。我開始咬著事先準備的巧克力,藉以補充體力,也防止低血糖的發生。跑友們大多也準備了小小「葵花寶典」如:花生糖、運動果膠……等食品,除了自己使用外,也相互的照顧。我們原本互不相識,但在英雄相惜之下,大家相互鼓勵、彼此加油。雖然在比賽的過程中,大家默默的前進,彼此無言以對,但希望每個人都能完成全程的比賽,卻是共同的心聲。想想也滿窩心的,我們不再是競技場上的對手,反而是戰場上的伙伴了,穿越地域與空間的溫情了然呈現在我們面前,誰說運動場上一定是你勝我負的局面,這或許也可以運用到職場上同行間,以求彼此是既競爭又合作的伙伴吧?

  到了35公里路標,由於長距離的比賽,選手彼此間距離拉得很長,許多時候,前後數十甚至數百公尺見不到一個人,頗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之感,天地間我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和沉重的腳步聲。炎熱的太陽高高掛在天空,此時我發現自己的皮膚上怎麼會有白色的沙粒,心想在這沒有空氣污染的山中,那來的白沙,但當我以手沾一點,嚐一嚐,赫!怎麼有一種鹹鹹的味道,天啊!我竟然可以自製鹹巴了,索性資源回收,補充點鹽份吧!一笑!

  還有7公里的上坡路程(如同自新北投捷運站跑到陽明山公園般的長度及高度),我的雙腿肌肉疼痛難耐,很想放棄(事實上也看到數位跑友(戰友)坐上救援小綿羊摩托車回終點了),但是我已經完成了35公里路跑了,就要完成了,豈可功虧一簣,放棄?繼續?放棄?繼續?真是天人交戰,對我來說是生命裡一次重要的体驗。日常生活中,人常常做決定,決定的目的就是要得到勝任感。如果其行為表現出能夠勝任,就會產生幸福的感覺,也就是自我價值感(Self-esteem),這種經驗會影響到以後面臨類似或相關處境時的決定。而在馬拉松的過程卻是一次能發揮「內在野性」的冒險及抉擇的機會,在整個活動過程中可以考驗自己的極限,而全程馬拉松所需要的是一種不放棄的信念,就是基於這種信念,我選擇了繼續跑下去,那的確是艱苦,長久的奮鬥。

  在雙腿如千斤頂般重的情況下,我首度用走的,走了約三十公尺,我知道不能走太久(到時就真的跑不動了)稍緩一下,又再繼續跑,沿途偶而遇到原住民小朋友的吶喊加油聲,他們天真無邪、真誠的表情給了我很大的鼓舞。經過給水站,先拿一杯水往頭上倒沖個涼,再喝上一杯水,「加油,轉個彎就到了!」工作人員給的加油聲,「里賣甲哇騙!」我無奈的回了一句,又上路了。36、37、38……到了40公里了,還有2公里。最後的2公里,這時候對我來說,如進入無垠的黑洞,好像永遠跑不到似的,「加油、加油」(我給自己無限的鼓勵),和自我對話、向主耶穌祈禱、求全能的上帝賜我力量……就這樣已經跑了近四個小時了。皇天不負苦心人,漸漸地,看到了可愛的42公里路標牌了,我就要到終點了,看到了象徵凱旋式的彩色氣球拱門了。最後的二百公尺,我知道有很多人在終點站迎接所有的完成者,我要像個英雄般,不可以做個垂頭喪氣狀,於是大吼一聲,提起雙腳,一鼓作氣,衝到終點,在觀眾一片加油吶喊聲中,踩上終點線,按下手中的計時馬錶,接受完成才有的「馬拉松完成紀念大浴巾」,我終於完成一次人生中難於達成的任務。

  回首來時路,看著這座山,打從心裡感念著在全程中,所見到的美景、過程的艱辛、身心靈與自然界互動的奇妙感覺,及伴隨而來的高度成就感。整整三四個小時的奔跑後,我們完成了這麼長的路跑,每一步的足印都能讓我們自省,我知道自己又通過另一個耐力挑戰時,就擁有極深的滿足感。我在歡笑與疲憊中,克服了這次挑戰。歌德說過一句話:「能分享他人痛苦的,是人;能分享他人快樂的,是神。」雖然這件事沒什麼值得慶賀的,但卻可以與人分享同歡,自己也感受到人生的繽紛多彩。即使在我回來後的幾個月當中,我都還能帶著笑容想起那完成人生第一回不可能任務那甘美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