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水果之鄉—梨山馬拉松紀行                 大腳丫卓蘭人 劉士誠

雖然上一篇反應不熱烈,但是第二集還是如期推出. 水果之鄉—梨山馬拉松 七月二十一日早上7點左右,大腳丫參加梨山之行的弟兄及眷屬已陸續出現在台中愛買前的集合點,隨後黃組長及王前會長也來幫我們加油、打氣,他們都因為家裡有事不克前往,尤其黃組長要陪愛女考試,所以不便和我們同行,而此時組長正忙著打行動聯絡還未來的同伴,而最後到達的是我們巫大哥弘文先生,聽說家離愛買才一百多公尺,當天睡到七點才起床,那像我們五點就起床準備,難怪看到他時是一臉睡眼惺忪的樣子,揮別了王前會長和黃萬淵組長,我們啟程往第二集合點—中興大學校門口,王總幹事一行人已在那裡等待多時,車停好後大家合力把補給品搬上車後,開始了兩天一夜的梨山之旅,在總幹事的一段開場白及介紹每個參加的成員後,大家開始娛樂活動,講笑話或唱卡拉ok,車子行駛了約一小時吧?我們來到了埔里酒廠,我和老婆及小孩照了幾張相後進到了營業大廳,只見到了大夥人手一杯愛蘭白酒,真是一群「酒仙」,透早就在喝酒,而且喝完又接著吃紹興枝仔冰,我也買了幾支和老婆及小孩一起解嘴饞,上車後我們再往下一站—清境農場前進,10點40左右我們來到了這世外桃源,這兩個地方都是我沒來過的,趁這次的機會和大家同行,算是意外的收穫,下車後離十二點吃飯還有一段時間,於是一夥人往餐廳上方小路走去,山上的涼風是平地沒有的,吹在身上那種心懭神怡的感覺是無法用筆墨形容的,而最高興的莫過於兩個兒子和巫弘文的小孩三人,他們年紀相仿,只要下車休息時,就看見他們三人打打鬧鬧,在山上胃口似乎也變得好多了,中餐就吃了三碗飯,就在大家吃過飯後上車準備往梨山時,似乎有什麼事延誤了開車的時間,原來是成員裡面有一位叫李譽訓的會員,因為家裡有事耽擱,所以老婆和四、五個月大的小baby在台中先行上車,他預計在埔里和我們會合,卻因時間趕不上,只好請朋友載他飛車到清境農場追我們,還好我們等了約十分鐘他終於來了,這種對於運動執著的精神,還沒比賽我們就應該先頒給他個「最佳精神獎」不是嗎?不過他的辛苦是值得的,因為總幹事特別為他裝了一個兩人份的愛心便當讓他在車上吃,算是辛苦的代價。其實一路上總幹事都扮演著媬母的角色,怕我們冷著了或餓著了,還不時和楊基旺組長(也是這次的領隊)商量一路上的行程及休息的地點,真的是太感謝他們倆人了(看到這裡時請這次梨山之行的夥伴起立,掌聲鼓勵謝謝他們倆人),而且他們還不時唱歌或講很冷的笑話娛樂我們,真是辛苦他們了。再一次起程往我們的目的地梨山出發,而這一段山路才是真正苦難的開始,因為我和大兒子都會暈車,而一早我們都有喝了暈車藥,這一段路我盡量閉目養神不去想坐車的感覺,還好上坡車子速度慢,而且會車困難,不時停下來等對方來車,就這樣搖搖晃晃了許久,經過了一陣濃霧後,眼前豁然開朗,遠方的雲海,壯麗的山峰,這景色煞是好看,也不枉費來此一遊,到了合歡山我們又休息了一下,進入眼簾的是登山者聞之喪膽的黑色奇萊,而這一片連綿的高山是台灣最具代表的部分,就在欣賞了這一幅幅美麗的景象及拍照留念時,回過頭只看見我們巫弘文大哥正在大口啃著和路邊小販買的香腸及大蒜,我真羡慕他,因為只要車一停我就看他嘴巴沒停過,而我這會暈車的人就很慘了,從合歡山到梨山還有38公里,這一路都是下坡,車子速度快多了,搖的更厲害,還好讓我忍過去了,到了梨山我和司機大哥商量先行下車,手裡提著禮物去拜訪客戶,其實這一次上來我比別人多了一項任務,就是和客戶聯絡感情,因為921地震後,交通不便已連續三年沒上來了,平時訂貨或收帳都靠電話聯絡,不過人家說「見面三分情」,偶爾還是要見見面寒喧一下才是根本之道。晚上用餐的時候,大家有說有笑氣氛愉快極了,而大腳丫的好手也是我卓蘭的同鄉「劉治盷」,我看到他頻頻起身添飯,就連大家都吃完飯離席後,他還是沒有停止動作的意思,繼續吃他的飯,算一算至少吃了六、七碗吧?我於是過去和他寒暄幾句,說他真有口褔能吃又不會胖,他卻一本正經的以專業的口吻說「我是在為明天的比賽作準備」,而他也不負眾望的在第二天的比賽得到總名次第5名,分組第1名,真是我們大腳丫之光,也讓我這同鄉「與有榮焉」,而重頭戲「選手之夜」,由七位梨山當地的警察組成的「梨山之狼」,對不起,正確的名稱是「梨山七匹狼」展開序幕,他們優美的合聲及原住民先天嘹亮的歌喉,讓大家都陶醉在他們自行創作的歌聲中,接下來由梨山當地選出來的三位親善大使也為大家獻唱幾曲,在同時我和巫弘文交頭接耳的討論後,一致認同第三名的美眉比較漂亮,我們想去問她的電話號碼,晚會進行的同時大會還發給選手及觀眾梨山當季的水果品嚐,而就在這愉快的氣氛中結束了晚上的活動。 晚間九點半我準時上床,不一會兒就進入夢鄉,也不知睡了多久後被兩個兒子吵醒,因為他們半夜有喝牛奶的習慣,於是看了一下鬧鐘,時間是凌晨一點半,我索性也起床吃早餐,再一次躺到床上順手把鬧鐘調到四點半,而此時約已兩點,在床上想著這次的比賽不知是否能跑完,因為上一次金山的比賽,我準備了兩個多月,30公里以上就跑了六次,而這次就不同了,只有上星期在大坑跑了兩圈約32公里而已,說真的這次真是太混了,而且這次根本一點都不緊張,就這樣不一會我又睡著了,後來我被急促的敲門聲吵醒,外面是個女人的聲音,她一面敲門面說「快起床已經快五點了」,我被這一句話驚醒,看看時間真的快五點了,我連忙開門向她道謝,卻忘了問她是飯店的人員,還是和我們一樣要參加比賽,不過總之太感謝她了,我連忙梳洗一番之後把昨天拿的兩條香蕉及in果凍飲料狼吞虎嚥的一口氣吞下肚裡,衝到起點廣場時已經擠滿了比賽的人潮,早晨梨山氣溫蠻冷的,我趕快作暖身操拉拉筋讓身體動一動,離起跑五分鐘時,我把外衣拿回房間再回到起跑點,把鞋帶整理一下,但此時人潮卻已往前推進,而幾秒鐘後槍聲才響起,我趕快把手錶按下準備計時,而身邊手忙腳亂的也在按手錶的是我們黃子哲大哥,他速度放慢下來調整手錶,不過不一會兒他就趕上我,而且一下子就消失在我的視線當中,他真的是「五十歲才是一尾活龍」,於是我的第二個馬拉松正式展開,大會這次改變路線先下坡,回程再上坡,這對跑者是一大考驗,我想反正我沒來過,也不知那種路線較有利,總之硬著頭皮跑就對了,不過下坡跑起來倒是蠻順的,我想路程遠的很,所以慢慢來,就在跑了約兩、三公里時遇見了上次金山馬拉松陪我跑最後一段路的那位住台北的先生,我連忙自我介紹也得知原來他姓簡,於是邊跑邊聊了一段路後,在約五、六公里時追上了我們會裡來自香港的「大佬」郭健全,他那一頭的秀髮非常醒目,因為他從香港來的,我都叫他「大佬」就是大哥的意思,他還誇我發音很標準,和他聊了幾句,一起跑了一小段後,15公里的選手已折返,我隊的廖顯湖和巫弘文都在領先集團中,不過當我向他們揮手加油時,他們卻是一張臭臉回應我,不過這是誤會,當賽後我向他們道賀並詢問時他們才告訴我「跑時已上氣不接下氣了,怎會有時間笑臉迎人呢?」看來我真太多心了,緊接著又有幾位大腳丫的夥伴如楊基旺組長及幾位我較不熟的夥伴經過,我也一一向他們加油、打氣,而那位和我一起跑的簡姓跑友也忍不住的說「你們大腳丫還真是精銳盡出呀!都跑在領先群中」,我也臭屁的回答他「這都是平常訓練有素的結果」,又過了一會兒,我們敬愛的總幹事也折返了,我大聲的向他說「總幹事、你還在混呀!」而他也向我招手並報以微笑,可見他並沒盡全力,否則怎麼笑得出來呢?通過15公里的折返點後,路上明顯的冷清了許多,而此時那位簡姓跑友又先行跑去,「大佬」也在我後面,只好獨自一個人跑,不過我一直相信一句話「比賽重要的過程而不是結果」(這是自我安慰),因此我都會刻意的讓跑步的過程盡量豐富一點,找人聊天就是其中之一,接下來到九公里左右的給水站,我把拿在手裡的果凍飲料寄放在這,還和工作人員開玩笑的說不可以偷喝,之後就在身無旁物下一路跑下去,這次比賽最大的缺點就是路上只有工作人員為你加油,而參加比賽的美眉也少的可憐,所以一路上都是一人獨行佔了大多的時間,不過就在不久後馬拉松第一名已經折返,而我們大腳丫的快腳「劉治昀」也在十幾名左右,我還向他問離折返點有多遠,他回答「一點點」,不過這一點點竟是四、五公里,我心想回去再找他算帳,之後余大哥國安先生也出現了,他真是名猛將,聽說上次的梨山馬拉松他發生了一件糗事,所以成績慢了十分鐘左右,不過想知道的話,自己去問他吧?再來黃組長的妹婿陳玉樹大哥也和我擦身而過,而且聽說到終點時才花了3小時15分,真是太猛了,陳大哥在6月份的陽明山比賽和我是搭擋,明年他將挑戰65公里,我們一起祝福他,也相信他一定能創造佳績,之後又跑了沒多久遇見了起跑時和我一樣手忙腳亂的黃子哲大哥也折返了,我們還很有默契的「擊掌」為彼此加油,再跑了兩公里左右經過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再爬了一小段坡後,終於看見了折返點,而此時也看見了張國樞大哥正折返回來,上一次金山馬拉松我輸他兩秒,這次看來有機會扳回一城,後來在折返點時看見了漂亮的工作人員,我還故意多跑幾步的說「我要跑到谷關」,而她卻緊張的說「不行啦、你會害我們救難大隊的人去找你啦!」當然、我也不可能這樣做,只是想讓漂亮美眉多注意我一下,之後拿了折返信物朝回程的方向前進,看了一下手錶,花了1小時37分多,回程的路上坡佔了大半以上跑起來不輕鬆,我在折返後不久看見了劉文發教授正以悠然的恣態,輕鬆的步伐「老神在在」的享受這梨山馬拉松的洗禮,我和他打過招呼後在26、27公里左右追上了張國樞大哥,不過我比他年輕了約二十歲,所以有點勝之不武,回程的選手每個人的距離都差的很遠,到了其中一個給水站時我要了一罐「舒跑」,我邊跑邊喝,不過沒多久肚子就痛了起來,後來連過兩個給水站我都沒拿水喝,而到了先前寄放果凍飲料的給水站時,工作人員也很專業的把它遞給我,不過我喝了幾口就丟了,因為肚子實在不舒服,到了離終點約兩三公里時,遠處傳來有人用手提式擴音器幫選手加油「…….清潔隊在此為選手加油,…….清潔隊在此為選手加油」我邊跑邊想大會真是貼心,還安排了清潔隊為大家打氣,不過總覺得怪怪的,經過了兩個轉彎後答案揭曉,原來是一位約四十多歲的女性跑友在為大家加油,等到跑進一看她的衣服上面印著「青年公園慢跑隊」,這時我才恍然大悟而心裡也覺得很爆笑,這一笑也把我儘有的氣力用盡,索性停下來用走的,因為雙腿已經不聽使喚而且又抽筋,就這樣停停走走到了終點前的轉彎處趕上了另外兩位用走的跑者,而我們也商量好到了有人群時才用跑的,否則用走的回終點實在不好看,而最後我幾乎是半跑半跳到終點,而老婆在終點前照相留念,不過她動作太慢害我還倒著跑才能照到正面,就這樣完成了我的第二個馬拉松,時間是3小時39分多,名次117名,這一次所有的人都創個人最佳紀錄,因為路程只有39.8公里,中午吃飯時我還和大家約好回去不要講這次的距離不足,讓黃組長「捶心肝」,他一定會大吃一驚為什麼大家都進步,正當大家議論紛紛時總幹事卻說「來不及了,黃組長已經知道了」,害大家空歡喜一場,中餐過後大家把採購的水蜜桃及蔬菜裝箱上車,我也把客戶送我的水果及高麗菜提到車上,12點整我們揮別了梨山往台中出發,在車上稍作休息後來到霧社的休息站,因為車子前輪爆胎必須更換,在約停留一小時後繼續我們返家的行程,而此時總幹事也宣佈這次比賽的成績,每個人都很滿意自己的表現,尤其以陳政乾會員最突出,他原本只是去觀摩,卻意外跑完馬拉松,值得大家為他喝采,而接下來的節目就是車上卡拉ok,大家展現出不同的歌喉,尤以黃子哲大哥及王總幹事的歌聲水平最好,大家就在這歡愉的氣氛中結束了兩天一夜的梨山之旅,大家也相約下次再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