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台北超級越野賽全紀錄       

                                                                                                                                大腳丫 劉士誠

大家好、我有一個習慣就是在比賽後用筆記錄比賽的心得及經過,原本在這次的大腳丫的季刊要刊出,卻因作業疏失未出現文章,不過現在有大腳丫網站可以和大家分享我的心得,現在讓大家先睹為快,我有兩篇文章,先分享一篇,麻煩給我批評、指教,這一篇在六月時己在基隆安樂的網站發表過,不過那是濃縮版,經過我的加油添醋現在變成精彩的完整版,請大家指點。(下一篇是梨山馬拉松) 台北超級越野賽全紀錄 這次的台北超級越野賽本會有兩隊參與賽事,一隊是由本會菁英,劉治盷、陳忠輝、廖顯湖組成的65公里組,一隊是由黃萬淵組長,和他的妹婿陳玉樹先生和我三人組成的30公里組,劉治盷是去年個人組第七名,成績6小時35分,而這一次他們也不負眾望奪得團體組冠軍,成績7小時49分,真是我們大腳丫之光,不過勝利不是僥倖的,比賽前一星期他們三人已在大坑山區跑過三圈共48公里的路程,這不是一般人可以達成的實力,這次的冠軍可說是實至名歸。不過我們這一組可就相當慘烈了,三位成員的年紀分別是黃組長55歲,陳玉樹46歲,我34歲,這真是今年最流行的「老少配」,而一直到比賽前的一個小時,我才和陳玉樹第一次見面,所以默契方面就是一大考驗了。比賽當天凌晨四點我們到了東吳大學,一進門就看見廖顯湖正在慢跑熱身,完成報到後三人整理裝備,黃組長和我用一樣的背包,裡面可以裝一公升的水,也可以放大哥大,也準備了一些零錢已備不時之需,最重要的是路線圖,大會給的太簡單派不上用場,還好陳玉樹大哥事前已跑過幾次,所以不至於迷路,五點準時起跑,眾人談笑風生,速度不快,因為大家都知道好戲在後頭,起跑後不到一分鐘就發現身邊有位美女,我們三人和她搭訕了幾分鐘後,赫然發現她的號碼布和我們不一樣,原來她參加的是65公里男女混合組,而她去年已參加過65公里個人組,而且只花了9個多小時就回到終點,我還開玩笑的要她停下來讓我們向她行三鞠躬禮,因為她真的太神了,真是「女中豪傑」,看著她的背影漸漸遠去後,我們馬上拉回現實的比賽,前八公里都在馬路上慢跑,不過接下來的兩、三公里是急升坡,大家索性放慢腳步用走的,又經過了一段登山步道後,來到了第一個檢查點「風櫃口」,大會規定必須三人同時抵達讓裁判簽名後才能前進,每人的號碼布下方有八個空格,要依序在八個檢查點讓裁判簽名,我們在跑了1小時15分後經過第一個檢查點,而真正的挑戰現在才開始,「風櫃口」到「擎天崗」共六點一公里,但是海拔爬升了好幾百公尺,不平整的石階讓選手「走」起來相當辛苦,之前陳玉樹跑過這一段,他說要花一個半小時,我很懷疑,不過當我親自體驗時才知道其中的痛苦,這一段路要經過石階,濕滑泥濘的小路,以及幽暗的林間小道,還有修行的和尚在此赤腳奔跑,走在這一段先人開闢的步道,才知道先人的辛苦,不過一路上我們並不寂寞,樹上的知了好像也感受到比賽的氣氛,叫的聲音特別的急促有力,我和黃組長還邊跑邊研究知了的種類南北是否有所不同,由此可見我們的求知慾有多強烈(才怪)。而當喘息揮汗多時終於站上三百萬年前火山的遺址上,你可以享受宜人的和風,驀然回首又可目睹台灣北海岸的白波撩岸。於是,就在這一段段之字形累人的上坡中,你的身心已舒坦,因你已經找到心中的最愛。從此以後,陽明山的一草一木已然濃縮而變成你心海裡一張珍藏的地圖。(以上這一段是抄來的),離起跑約兩個半小時我們來 到了第二檢查點「擎天崗」,也是30公里組唯一的補給站,但是大會簡章上註明的東西都沒有,只有水和香蕉,我們適時的把水袋裝滿後,吃了一根香蕉就繼續前進,沿途還是充滿了挑戰,在經過了娟絲瀑布不久我們來到了折返點「菁山小鎮」,也是第三個檢查點,看看手錶已經花了3小時5分,這個地方有車經過,我開玩笑的和工作人員商量是否可以坐車回去,卻不知幾分鐘前早有選手受不了折磨在此坐計程車回終點,不過他們的成績當然是不算的,而從「菁山小鎮」到「擎天崗」約四公里的路程幾乎都是幽暗難走的岩石小徑,而最不可思議的是我竟在這裡遇見了我的小學同學,而我們倆竟也聊開了,要不是黃組長催我,我還真的忘了正在比賽(不要想太多這個同學是男生),當我們再回到「擎天崗」時我們決定自力救濟,到遊客服務中心的自動販賣機買飲料,因為大會的補給品已沒有了,此時我們已花了3小時45分,再一次讓「擎天崗」的裁判簽名後完成第四站,在這裡我們同時和其中兩位漂亮的工作人員反應補給品不夠,而她們卻回答「我們到現在連早餐都沒吃」,我們三人異口同聲的說「我們去山下幫妳們買」,不過當然是開玩笑的,下山的路就好走多了,跑在擎天崗的草原上,遼闊的視野,陣陣的微風,一望無際的草原以及遍地的黃金(野牛的嗯嗯),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下次要讓我們大腳丫長跑協會組個朝聖團來此參拜,因為這整個過程真是太棒了,在日本有一句話說「一生一次富士山」,在台灣應該是「一生一次陽明山」,所以身為愛跑者最少要跑一次陽明山越野賽,才算是不枉此生,而下山的路上我們緊跟著三女一男,她們整齊的服裝讓我很好奇,聊過後才知道她們是赫赫有名的「三重商工長跑隊」,而好手陳淑華,李雅惠也在陣中,我還和她們約好回終點時幫我簽名,而我好奇的問她們為什麼有一名男生一起跑呢?結果男生很不情願的回答「教練叫我來陪跑的」,我真服了他,陪跑竟跑了七個小時,而這時陳玉樹大哥已經領先我們約十分鐘的路程,我和黃組長索性和幾位「三重商工」的妹妹一起同行,邊跑邊聊,不過幾乎都是我在說話,她們只有簡單的回應「是呀、對呀」,而就在一段上坡的路段時,我發現路旁有一堆野牛的嗯嗯,於是我順手把旁邊的竹子插在上面,等還在後頭的三位妹妹來,我要她們停下來看此時的景象猜一句成語,而她們異口同聲的回答「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在同時大家也都笑開了,彼此的距離也都拉近了一步,其實認真想想比賽時有這些插曲是可遇不可求的,況且她們還是當今路跑比賽數一數二的人物,平常的比賽要和她們並肩而行都得費盡吃奶的力,更別說聊上兩句了,此時下山的速度明顯的快多了,而登山的遊客和我們擦身而過,也給我們適時的鼓勵,讓我們精神大掁,也有些登山客只和「三重商工」的妹妹加油,我們經過時他們卻只有兩眼瞪著我們看,我和黃組長索性停下來,開玩笑的告訴他們不可以「重色輕友」也要和我們加油才行,而他們才不好意思的說「加油、加油」,一路上我們都談笑風生的進行著比賽,可說是「苦中作樂」,再一次回到「風櫃口」時已花了4小時50分,陳大哥已在此等候多時,我們適時的和小販買了運動飲料補充體力後,完成第五站的簽名,接下來的產業道路就好跑多了,而過了約十分鐘後追上「三重商工」女子軍團,她們似乎有點氣力用盡,所以索性用走的,最大的原因是她們是空手跑,完全沒帶補給的東西在身上,所以才會氣力用盡,只怪她們太有自信了,又約過了十分鐘65公里組的第一名「吳有家」追上我們,我也高興的和他打招呼,因為我和他是苗栗同鄉,而且賽前看到他和劉治盷在聊天時我有過去寒喧幾句,所以覺得「與有榮焉」,而在最後的一個半小時路程,幾乎都是我們三人獨行,未見其他的選手,而路況並不如想像中順利,因為後半段的路程有很多是在登山步中進行,不過還好是下坡,跑起來還算可以,不過難過的是身上背包的水已經喝完了,另外手上拿著的小罐寶特瓶裝的水也沒了,此時的氣溫約35度左右,整個人好像快被蒸發了一樣,不過神蹟出現了,就在其中一個登山步道的路口我們遇見了有人在喝茶,而且還是冰的,我向穿著工作背心的小姐要了一杯來喝,喝後才知「久旱逢甘霖」這句話的道理,喝完意猶未盡想要續杯,小姐卻體貼的說「把你手上的瓶子裝滿好了」,就在連忙道謝準備離開時,才發現她們背心上寫著「神愛世人」,我和黃組長很有默契的笑了一下,感謝上帝,阿們!陸陸續續我們又完成了後三個檢查點,離終點約一公里時,老婆打行動進來,擔心我們的情況,而我要她放心約十分鐘就可到達,果然不久後三人從東吳大學後山下來,老婆和兩個小孩早在終點等候多時,抵達終點時共花了6小時29分,早上5點出發到中午11點29分才回到終點,創個人比賽時間最長紀錄,不過這次的經驗可說是永生難忘,最難得的是我們還打敗三重商工的陳淑華,她在平常路跑比賽幾乎都是第一名,而我們這次的比賽卻比她們早了半小時回到終點,所以下次看到我們時請叫我們「第一名」(台語發音),大腳丫的眾家弟兄姐妹們,下次咱們一起再去吧?(如果下次還有舉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