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無言的深情故事---亞運村奇緣

李豔麗      (摘錄自中國時報 浮世繪染坊 910401)

    記得那一年夏天,在北京的亞運村住了將近半年的時光,亞運村的生活機能完全合乎台灣人的生活條件,應老闆的要求,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做完晨操,員工與老闆一起繞著亞運村的大公園慢跑,每每跑到上氣不接下氣時,順勢繞到公園的池塘假山旁邊,稍做緩和的軟身操,令人舒暢無比。北京的早晨,空氣清新,不少住在亞運村周邊的老人,有的提著蓋著藍布的鳥籠遛鳥,還一邊半閉著眼睛吊嗓唱京戲;有的就著公園池子邊的柳樹下打起「香功」,聽老人家說香功打久了自然會聞到一股香氣,香氣還因人而異呢!

 就在那些早晨裡,常見一位老先生自個兒在池邊打完軟軟的太極拳,吊了一會兒嗓子即有板有眼的唱了一段又一段的曲子。或許京戲是中國大陸的國粹,上了年紀的人,不管男女,都能唱上一段吧!眼前的老先生,年齡大概七十上下,外表瘦高,年輕時應是相當斯文俊秀。一天,一樣是那樣鳥語花香的早晨,當老先生賣力的唱完一段戲曲時,我忍不住地鼓起掌來,雖然我對京戲毫無概念,但聽多了台灣歌仔戲,也能聽出他唱得實在太好了。老先生大方的與我點點頭,又唱了起來,似乎知道有觀眾在席,這會兒唱得更賣力了。

 之後,每個早晨,老先生和我總像約好似的,他唱我聽,唱完了,我倆就點點頭笑一笑,各回各的來時路。或許是人在異鄉水土不服,得了重感冒,躺了兩三天,無法去晨跑。第三天傍晚,同事進到我的寢室,笑笑著說有人來找我;在北京除了每天見面的同事跟老闆外,還真想不出會有誰來看我,正納悶著,腳也移到了客廳;還未開燈的客廳除了落地門外一點夕陽餘暉映照外,幾乎是昏暗的。只見一個高高的男人就站在落地門前,往前細瞧,哎呀!竟是每天早晨聽他唱戲的老先生。我好驚訝!老先生有點不知所措,靦腆地說兩三天見不到我去公園,有點擔心,於是鼓起勇氣問了晨跑的同事,才知道我生病了,希望我不介意他這麼貿然地來看我。  當時的我感到好窩心,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域裡,竟有一位陌生人因緣際會默默地關心著妳,這種感動是筆墨難以形容的。我們就像是忘年之交,他把昔日年少的相片給我看,的確是俊秀美少年,當年他就在戲院門口售票,有時還得上台粉墨登場一番,難怪他戲唱得好。看到他的年少照片時,內心有一種撼動,似是前世情緣。回台好些年了,偶爾閃入我的心頭,他是否依然健在?

Copyright 2002 China Time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