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女子五千公尺國內紀錄保持人  許玉芳專訪

文/黃顯祐

        她衝刺壓線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賽後更難以置信已成為全國紀錄保持人,但事實就是事實,如今她可以大聲地高喊,她在田徑場內不再是「老二」,終於熬成了「老大」。

  她就是在路跑賽鮮少對手的許玉芳,雖然在路跑賽闖出了名號,但在田徑場總是毫不起眼,運動場是現實的,沒有冠軍是不會有人注意的,她在千禧年前十二月廿八日總算冒出頭,不僅贏得個人生涯最重要的大賽冠軍,也成為耀眼的全國紀錄保持人。

        賽後當媒體包圍著她進行採訪時,許玉芳仍表示自己毫無準備打破全國紀錄,因為自信心不夠,她也謙虛地說她的主要勁敵吳曉秋參加的項目太多了,尾勁才不足,加上司令台播報員卯足了勁為她加油,鼓勵她全力打破全國紀錄,新的紀錄才會產生。

  五千公尺跑十七分十一秒八四,比她個人最佳成績進步了半分多鐘,也使五千公尺成為1999年國內最熱的項目之一,加上吳曉秋打破了兩次,一年內三度被改寫,全國紀錄總共推進了十六秒多,算是長跑界的喜事。 許玉芳說,雖感意外,但教練鐘瓊珠、余瑞梅早就告訴她可以打破全國紀錄,可是每次比賽總是信心不足,前幾圈跟著領先者跑,在最後衝刺老被甩開,別說是全國紀錄,想摘金都不容易。

  這也是為什麼許玉芳老居「第二」的原因之一,一次一次的第二,也逐漸吞食了她的信心,註定她在場上總是扮演悲情的角色,前有李小娟,後有陳淑芬、江秋婷、李怡娟及吳曉秋等人,故事不斷地上演,許玉芳只期待好運快點來。

  民國八十八年十二月底的全運會,許玉芳以為戲碼不會改編,因為她在十二月廿六日的一萬公尺又居「老二」,輸給一整年演出亮麗的吳曉秋,兩天後的五千公尺,許玉芳實在沒有太大的把握,她賽前希望緊跟吳曉秋,不料與吳曉秋互有超前,最後衝刺時,許玉芳不顧一切往前衝,意外地發現吳曉秋並未跟上,她狂奔摘金,也成為新的全國紀錄保持人。

   許玉芳說,或許吳曉秋參加項目太多,而影響了五千公尺的表現。在此之前,吳曉秋已摘取一萬及一千五百公尺金牌。 不過,許玉芳雖言語中流露謙虛,但她為了全運會,及洗刷「老二」之名,卻也費了不少苦心,她說,為了強迫自己在田徑場跑步,她練習時刻意在田徑場內跑了四十圈,中途不落跑,因為以往她總是跑了幾圈之後,就跑離田徑場,受不了繞圈圈的單調。 因為跑操場太無聊、單調,加上計算圈數的牌子相當刺眼,許玉芳在田徑場的成績難以起色,場景不變,跑起來不帶勁,看著計圈牌,總覺得跑不完,腳步就慢下來了,這是許玉芳在田徑場吃不開的原因。

  因此在全運時,許玉芳不敢抬頭看牌子,只顧著按照自己的配速及策略前進,果然一跑成名。 許玉芳說,以前在區運好像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特別是最後衝刺的氣不足,眼著對手全力「開」,卻只能在後面乾瞪眼,練習時強迫自己在操場跑十六公里的功效終於呈現,才會變成被對手追的對象,而扭轉戰局。

  在全運會締造全國新猷並摘金後,許玉芳說,有了信心是最大的勝利,今後在田徑場不再畏縮,將以最佳的演出呈現給觀眾。 克服了田徑場的障礙,許玉芳仍熱愛路跑,特別是路跑沿途景色變化萬千,跑起來一點也不累,而熱愛跑步的她也常因國內賽成績突出,有機會出國走走,旅遊兼比賽是最大的收穫。 許玉芳說,練跑、參加比賽後,讓自己停不下腳步的因素之一就是有出國比賽的機會,一年至少有一至二次,新鮮感十足,而她在國小六年級第一次出國到芬蘭比賽,至今印象深刻,也是她跑步的原動力之一。

  由於喜歡路跑,許多人鼓勵她往馬拉松發展,但許玉芳說,目前從未嘗試那麼長的距離,能不能跑完都是問題。記得有一次,教練要她陪陳淑芬練習馬拉松,她只跑了一半路程後就感覺筋疲力盡,許玉芳說,馬拉松太長了,沒有嚴格的訓練,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她沒有把握之前,不會輕易嘗試。 目前在台灣體育學院修教育學程的許玉芳,除了上課,也在彰化正德工商兼課,她與許多運動員一樣,最大的心願是當體育老師,而今已一步步朝此目標邁進。至於未來將跑到什麼時候,許玉芳說,跑到不能跑,因為現在一天不跑步,渾身就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