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老手的心路歷程

「我參加過的超級馬拉松賽」-克萊夫沙福瑞

在過去幾年,我的極限跑步賽一向是僅參加每年在香港舉辦的毅行者100公里慈善賽。自從1990年以來,我已經連續參加這項比賽有九次之多,最近的一次是在本月十二日才剛落幕。這項慈善賽相當地艱難,翻越香港新界的山區最快的記錄是13小時。

這項比賽的方式是由每四個人組成一隊,所有的隊員必須同時到達主辦單位所設的十個檢查站才計分。這樣的比賽方式,讓參加的隊伍必須非常謹慎地選擇他們的隊友,因為比賽的成績是以該隊伍中最晚到達的選手來計分的。

這項比賽原本是針對設在香港的英國軍隊訓練項目之一,而且通常是由有名的尼泊爾廓爾喀族得到冠軍。後來一般的市民得以准許參加這項比賽,但在最初的幾年非軍人的隊伍往往是由來自匯豐銀行的對伍得勝,而該隊的隊長當然就是David Cosgrove.除了我之外,Wynnie Cosgrove, Peter Tanner還有John Lane 都將參加本週末舉辦的24小時耐力賽。

在1993年初我因工作關係轉任到美國服務二年,也在那時開始參加100英哩(相當於160公里),通常是穿越陡峭高山的山野慢跑賽。在離開美國之後來到了台灣,我每年仍然至少回去參加一次的比賽,到現在美國難度最高的四項山野慢跑賽都讓我跑遍了。

這四場主要的比賽分別是:

佛蒙特:起點和終點都是設在Woodstock的一座馬場,而規劃的路線是依傍著蜿蜒而美麗的綠山山谷。這是一場比較激烈但是非常棒的比賽,它可以讓你的伴跑人員很容易地到達醫護站。1998年在佛蒙特州,以一位國外參賽者來說,我的成績很幸運地創下當年最佳的100英哩記錄。

西部州際賽:這場比賽是穿越險峻、崎嶇不平但又相當美麗的內華達山脈。當比賽的前三十公里經過較高的鄉間時,經常會遇到白雪覆蓋。但是比賽中途經過炎熱的峽谷時,你又會因為酷熱而變得很疲累,同時還得小心地跳過正在打瞌睡的響尾蛇!

利德維爾:位於科羅拉多的高山上,這是一場來回賽,特色是必須攀越一座標高三千公尺的希望山。由於設在山頂的檢查站無法讓車輛通行,所以主辦單位必須要借用駱馬來載運飲用水。像這樣的高度,對於一些無法適應環境的選手來說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但是除了高度的問題以外,其實這場比賽並不困難。在山區的氣候是無法預知的,所以我還曾經在八月份的時候遇到下雪。

瓦沙奇:這是最困難的比賽之一,場地就設在猶它州的鹽湖城外圍。特色是一開始就要攀越七公里長而標高1,000公尺的連續山脊和山谷。這項比賽最讓人覺得回味的是必須在三十小時內完成,所以凡是參加比賽的人要有心理準備迎接這場冗長的硬仗!

前幾年我開始參加一些其它的比賽,同時也將100公里賽加入我的比賽時間表裡。在過去三年的每一年,我也試著參加一些比較特殊的比賽來累積我的比賽經驗。

1997那一年我參加了Marathon Des Sables, 那是一場在七天內穿越撒哈拉大沙漠的比賽,而且在這七天內都必須將個人除了飲用水和帳篷以外的所有裝備背在背上。這也表示你必須在賽前詳細的規劃、精確地計算補給食物重量,以及將所有不需要的裝備剔除掉。這可能包括將衣服上的標籤剪掉,甚至將牙刷挖洞以減輕重量。

我很高興能夠完成那樣的一場比賽,對我來說是相當特殊的一次經驗。我認識了許多人,後來也都成為好朋友,但是主辦單位已經不讓我再回去參加比賽了。

1998年我報名參加第一屆在蘇格蘭離島舉辦的西部走廊挑戰賽。這項比賽是在三天內由島的一端進行到另一端,但途中利用到划船、騎腳踏車以及跑步。這是一塊在歐洲真正未受到污染的土地,而且也是很適合慢跑的地方。事實上並沒有固定的比賽方式,只是安排了一串的檢查站必須要經過,所以使得這場越野識圖比賽相當困難。我希望下次有機會再回去參加一次比賽。

今年夏天我成功地完成了一場個人多年以來一直希望參加的比賽,也就是由惡水到惠妮山脈全長220公里的加州死亡谷山區。這項比賽連接了美國大陸最低點和最高點,特色是在要選手七月天穿越全球最熱的地方。

又一次非常幸運地以第十七名完成比賽,明年我將會再回去參加,而且我可能會嘗試在到達惠妮山脈之後再折返跑回惡水。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比賽正是明年一月份即將在猶它州舉辦的太陽舞電影節首映的一部電影主題,片名是「在太陽上慢跑」(暫譯)。

這個週末是我第一次參加24小時的路跑賽,希望能夠和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好手一同分享這場比賽經驗。